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>>新聞中心>>天水新聞>>秦州>>正文
“派出所的孩子” ——送給每位警察的孩子(圖)
(2019/6/4 17:17:24)  來源:秦州區融媒體中心  打印本頁

派出所的孩子

  我和王旭在一起工作四五年了,因為王旭的愛人在農村當老師回不來,而警察的工作又特別忙,孩子經常沒人管就帶到所里,從剛剛開始上幼兒園到現在馬上又要上小學,王旭忙的時候,我們大家會幫著輔導一下孩子的作業、給他買零食或陪他去廣場玩一下,甚至有的時候王旭忙不過來,我們也會幫他去幼兒園把孩子接到所里。我們看著孩子一點點的成長,有時候會覺得警察的孩子真心不容易,派出所對于孩子來說,感覺就像是他的第二個家。

——秦州分局中城派出所民警 楊帆

畢業演出

  5月30號,是天水市解放路幼兒園“迎六一”文化演出的日子。這一天,王旭特意請了假去看孩子的演出。

  “娃娃上幼兒園三年了,每次六一節的時候,我都答應要去看他表演,但是最后都因為所里臨時有事沒有去,娃娃后半年就要上小學了,所以這次,一定要去看看娃娃幼兒園畢業前的最后一次演出”。王旭一邊說著話,一邊不斷整理著自己警服的領帶和袖口。

  王旭趕到表演館的時候,舞臺上正在演著第7個節目,“娃娃的節目是第十個,估計這會在后面候場”說著話王旭就從擁擠的觀眾中擠過去,在一片孩子的吵鬧聲中搜索著孩子的身影。

  “軒軒”“軒軒”順著王旭呼喚的方向,看見一個虎頭虎腦的小男孩蹦蹦跳跳的跑了過來。

  軒軒今年6歲,在幼兒園上大班,因為待會要上臺表演,軒軒的臉上畫著濃厚的妝。

  “爸爸,你這次沒騙我,我還以為你又不來了呢”。軒軒明亮的眼睛笑著瞇成了兩道月牙。

  “爸爸是警察,怎么會騙人”。王旭笑著用手搓了搓眉毛,樣子看起來有點慌亂。

  軒軒的幾個幼兒園的小伙伴走過來,默默的打量著王旭,軒軒看見后有點傲嬌的說:“我說我爸是警察吧,你們這下相信了吧”。說完話就和幾個孩子一起去玩耍了。

  幾分鐘后,王旭找了個座位等待軒軒的節目開始。軒軒上臺后,王旭看節目的樣子十分認真,眼睛好像變成了照相機,仔細的記錄著軒軒在臺上表演的每一幀。

值班 等待 守望

  節目表演完,王旭找到軒軒,因為還要去所里值班,兩個人沒有在表演館逗留太長時間就往所里走。

  我本來覺得,這么特殊的日子里,不能和孩子們一起玩耍的軒軒一定會和王旭鬧脾氣,沒想到,孩子異常的乖巧懂事,一路上牽著王旭的手,開心的聊著幼兒園里和小朋友的瑣碎小事。

  回所里的路上,路過一個公園,公園里的樹在這個夏天里格外的郁郁蔥蔥。

  “爸爸,我能不能在這玩一會,就一小會兒”。軒軒試探性的問著王旭。

  王旭看了看表,雖然時間緊張,但還是答應了孩子的請求。

  就在這一小會里,王旭像個孩子一樣,和軒軒在公園的草坪上追逐打鬧,兩個人的笑聲,在耳邊放大又縮小,整個畫面看過去,治愈而美好。

  回到派出所,王旭需要迅速的把自己的角色狀態從一位父親調整成一個警察,他熟練的幫孩子卸了妝,換了衣物,因為還有工作要處理,王旭將軒軒交給所里的同事就不見了蹤影。

  軒軒好像和派出所的叔叔阿姨們特別的熟絡,一會在楊帆阿姨的照顧下聽話的寫著作業,一會又讓“董叔”教他怎么用電腦上的畫圖軟件畫畫,畫畫累了,就又纏著另外一個警察叔叔給自己找《超級飛俠》的動畫片看。

  這可能就是軒軒大多數時候的在派出所里的樣子,所里每個叔叔阿姨就像是軒軒的朋友一樣。同時,他們好像又都是軒軒的“爸爸和媽媽”。

  可能就像王旭的同事楊帆說的一樣,對孩子來說,派出所就像是孩子的第二個家。

  快要下班時,軒軒終于在所里的綜合辦公室找到了王旭。王旭正在維護“一標三實”基礎信息采集系統,軒軒沉默著待在王旭身邊,等待著爸爸下班。

  派出所的接警電話打破了安靜,王旭和同事們迅速的穿戴裝備,開著警車趕赴報警地點。在這整個過程中,軒軒安靜的站在角落里看著一切,當警車閃爍的警燈消失在馬路盡頭的轉角后,我看見軒軒還是站在那一動不動看著警車消失的方向,他可能是在守望王旭出警回來吧。

采訪 淚水 擁抱

  夏天的傍晚,光線還沒有完全的消失。王旭和同事們出警回來,叫了軒軒一起吃了晚飯。

  晚飯結束后,王旭也暫時沒什么急需完成的工作。我和天水電視臺的記者見縫插針,對王旭進行了簡短的采訪。

  采訪中,王旭講了一個故事。

  2017年12月的一天,秦州區剛剛下過了那一年的第一場雪,那時候的軒軒只是4歲。

  王旭因為要值班,一如往常的將孩子帶到所里,晚上沒接到什么警情,他陪著軒軒把作業寫完,給孩子洗了腳,就讓軒軒上了床,因為白天在幼兒園和小朋友玩了整整一天,父子兩個沒聊多久,軒軒就睡著了。

  王旭回到值班室,泡了一杯茶,和同事們一起值班。到了半夜2點,所里接到報警電話,王旭就和同事出去處理警情。

  其實,只是短短的半個小時,回到所里的王旭就上樓去查看軒軒是否睡的安穩,還沒走上樓梯,就隱約聽見軒軒的啜泣聲。王旭急忙跑上樓,打開燈,只見軒軒蜷縮在床的角落,見到爸爸回來,他便終于毫無顧忌的嚎啕大哭。

  王旭一邊抱著軒軒忙著安慰,一邊詢問著發生了什么。軒軒不說話,只是指了指房間角落,王旭看過去發現,墻的角落有一灘水漬。此時,軒軒仿佛害怕王旭責備他一樣,小聲的、委屈的說:“我醒來想尿尿,你不在,我不敢下樓”。王旭沒有責備孩子,在那個剛下過雪的夜晚,他緊緊的抱住孩子,沉默的留著眼淚,直到孩子再一次在自己的懷里睡著。

  故事講完后,王旭說:“有的時候我也沒辦法,我是個父親,但我也是個警察?!?/FONT>

  此時此刻的王旭,眼睛漆黑的像是蓄滿了水的湖泊,我順著他的雙眼望過去,看到的是自責、是內疚、是心懷滿滿的歉意、是他可能覺得無論如何也彌補不了的遺憾。

  此時,軒軒懂事的走到王旭身邊,雖然他不知道爸爸是因為什么在流淚,但還是抱住了爸爸,就像每次他哭的時候爸爸給他的擁抱一樣。

  采訪結束,夜色已經將整座城市覆蓋完整。

  我和王旭聊了一會之后,他和軒軒送我坐出租車離開,隔著車窗,軒軒禮貌的揮手和我說著再見。

  回去的路上,腦海里面都是軒軒明亮的眼睛。

  軒軒是一個每天都安靜的待在王旭身邊懂事的、警察的孩子。在這個特殊的日子里,他沒有游樂場,沒有玩伴,沒有冰淇淋,沒有變形金剛。

  但是,他有一個當警察的爸爸,一個他心目中的蓋世英雄。(供稿 秦州公安分局 張明軒)

(天水在線編輯:李俊鋒)

攝影相關圖片
煙鋪大櫻桃已經紅透了(圖) 五月的天水,煙鋪大櫻桃紅了,盤 郭霽紅代言煙鋪大櫻桃最新宣傳照 煙鋪大櫻桃紅了(視頻) 重磅!煙鋪大櫻桃正式開賣(圖) 煙鋪大櫻桃樹上長滿了“大媽”(圖 天水市2019“盛達杯”餐飲大賽(圖 广东彩票信息网 武山縣副縣長馬學軍促銷武山萵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