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>>人文天水>>正文
有感于鄭京生副市長回憶1988年天水市首次公祭伏羲典禮往事(圖)
(2019/5/30 15:56:38)  來源:天水在線  打印本頁

有感于鄭京生副市長回憶1988年天水市首次公祭伏羲典禮往事

——天水市舉辦第一次伏羲祭典等幾項大型活動的回憶

雷升杰(時任天水市政府副秘書長、辦公室主任)

(八八年首次公祭伏羲資料圖片)

  天水的伏羲祭典活動,以前都是民間組織自發進行的,1988年第一次以公祭形式出現。三省十二方的西部商品交易會(西交會),也于次年后半年在天水舉辦。時任天水市副市長的鄭京生,因分管文化、經協等部門,責無旁貸擔任二項大型活動籌備領導小組組長,現場總指揮。

(八八年首次公祭伏羲資料圖片)

  鄭京生副市長的追憶文章,詳述了當年的盛況和收獲,讀后很激勵人心。我當時作為協助鄭京生副市長工作的市政府副秘書長,參加了這幾項大型活動舉辦的全過程。深深感到,鄭京生副市長,是以一個政治家的胸懷,熱情喜慶的筆調,回顧這段歷史的同時,給天水再次注入了正能量,這也是他的可貴之處。有些事,他并沒多講。說句實在話,當年的籌備工作,由于多種原因,是相當困難的。難就難在市委市政府的有些領導人,遠沒有今天領導人的認識。真正把這類活動提到傳承歷史,宣傳天水,提高知名度,發展旅游事業,促進改革開放,推動經濟發展的高度來認識的沒有幾個人。因為認識上的不一致,籌備工作的困難就多了。有觀望的,有質疑的,有認為是搞封建迷信活動的,還有說風涼話的。說什么“北京來鍍金的高干子弟,不辦實事兒,只會瞎折騰?!蹦敲創蟮幕疃?,那么多的籌備工作,真正支持的并不多,有些求到門上,態度不冷不熱。認為鄭京生是發起人,倡導者,思想超前,又分管文化,經協工作,理所當然應由他來主辦。在這種情況下,鄭京生副市長既要抓具體籌辦工作,還要到幾個大院兒跑來跑去,上門向有關領導匯報進展,做些解釋工作,爭取支持。

  最大的困難還是經費。當時,全市財政收入只有8億多一些,城市基礎設施欠賬很多,地改市不足三年,要錢的地方很多,農村還要救災。市政府主要領導不開口,具體承辦的文化經協等部門也沒經濟力量,湊幾萬元也不容易。所謂實惠、簡樸,是逼出來的,誰不想搞光彩些?當年5月,去北京舉辦天水風情藝術展,市政府撥了5萬元,產品征集花了2萬,22人去北京時,只帶了3萬元,要吃要喝,要住店,還要租場地辦展,不到十天,吃飯錢也沒有了。不敢再向市政府要,鄭京生副市長領我去找商界他一位朋友戎冀生,借了幾萬元,才勉強把展覽支撐下來了。返回的車票,也是自掏腰包。

  舉辦西交會,困難就更大了。鄭京生副市長帶隊,去毗鄰十二方,上門邀請組團參加。沒有合適場地,就借助學生放假,在老天水市二中(現天水市六中)舉辦,教室當宿舍,操場當展廳。適逢秋雨,滿地泥水,來客帳篷進水也要市政府解決。稅務部門要收交易稅,請來的客商說沒效益,兩家發生爭執,甚至推搡動手,幾天協調做工作,才平息下來。這里邊許多有難度的工作,如伏羲事跡展、民俗展、集郵展、錢幣展、盆景木雕展等等,都是鄭京生副市長出面解決的。

  鄭京生作為一名北京來的副市長,發起、籌備、組織、領導這些活動,可以說有汗水,也有淚水,只是沒有流下來。1988年后半年,四項活動基本結束,社會反響較好,干部群眾受到啟發鼓舞。市委常委會列專題聽取匯報,總結了舉辦經驗,表彰了有功人員,補發了一些欠款。而鄭京生副市長,人瘦了一圈,洗的掉色的中山服,更加發白。后來,他在北京市政府工作的愛人,女兒小丹,從北京前來看望他,在我家里吃了一頓便飯,說到幾項活動的籌備舉辦過程,我倆的眼圈都紅了,眼淚也差點掉了下來。最近看到鄭京生副市長的回憶文章,當時的情景,像過電影一樣,一幕幕展現了出來,歷歷在目,很難平靜。

(2018年公祭中華人文始祖伏羲大典全景圖)

  今天,伏羲祭典活動規模大了,規格高了,關注程度高了,我們不應該忘記鄭京生副市長當年付出的心血。萬事開頭難,有了第一次才會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。光鮮和輝煌,是今天新一屆的成功,平凡和簡樸也是第一屆的結晶。愿后者在總結前任經驗的基礎上,一屆比一屆辦得更好。讓天水在激烈的競爭中,發展的更快。這也是一個多年退休人員說這些話的目的。 (雷升杰 2019年5月26日)

攝影相關圖片
煙鋪大櫻桃已經紅透了(圖) 五月的天水,煙鋪大櫻桃紅了,盤 郭霽紅代言煙鋪大櫻桃最新宣傳照 煙鋪大櫻桃紅了(視頻) 重磅!煙鋪大櫻桃正式開賣(圖) 煙鋪大櫻桃樹上長滿了“大媽”(圖 天水市2019“盛達杯”餐飲大賽(圖 广东彩票信息网 武山縣副縣長馬學軍促銷武山萵筍